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

帕尔默留下的是故事,他的记忆散落在湾丘四处

2017.3.15 15:04
俱乐部的各个角落你都能感受到帕尔默的存在。

因为出于对阿诺德·帕尔默的尊重,这张照片从未发表过。

一天清晨,阿诺德·帕尔默出门遛狗。他顺着横穿湾丘俱乐部的玛丽娜路(Marina Drive)散步。那是一条靠近网球场的小径,阳光从如盖的大树漏下来,洒了一地。那个时候,阿诺德·帕尔默已经85岁,他行走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慢,并且微微驼背。

这张照片让人印象如此深刻,是因为它看上去非常真实,而这正是阿诺德·帕尔默最受爱戴的地方。

湾丘的员工请杂志不要发表这张照片,因为阿诺德·帕尔默宁愿在公众面前穿着长裤和高尔夫球衫(通常是粉色的,并且总是带着湾丘的雨伞标志),有时候外边套着一件毛线衣。而那一刻,高尔夫皇帝没有穿制服。

你现在顺着玛丽娜路向下看,你会发现阿诺德·帕尔默遛狗的形象,而这只是提醒人们他的存在。

而他的存在不会很快消失。

这个星期的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肯定有些抑郁的时刻。星期二,位于湾丘一号洞发球台后边的阿诺德·帕尔默的13英尺铜像吸引了许多关注。而阿诺德·帕尔默开过的高尔夫球车——后边绑着两套高尔夫球杆——星期三开始将安放到16号洞发球台后边。

这个星期,球员将彩色伞标志放在了他们的帽子、球衫、又或者球包上。他们一个个排队进入阿诺-帕尔默的办公室,坐在他的桌子后边,在球迷的纪念品上签名,因为那是阿诺德·帕尔默要做的事情。

阿诺德·帕尔默1995年与乔·吉布斯(Joe Gibbs)联合创立的美国高尔夫频道,本周将播出50个小时的赛事内容,包括星期三开幕仪式直播。

可是如果你觉得这是纪念高尔夫皇帝的尽头,那肯定是错误的。

自从去年9月份高尔夫皇帝去世以来,阿诺德·帕尔默企业已经与万事达卡、球具制造商德事隆(Textron)以及亚利桑那饮料公司延长了赞助协议,其中包括著名的阿诺德·帕尔默饮料(一半冰茶,一半柠檬汽水)。

更大的担忧是赛事本身,以及既然阿诺德·帕尔默已经去世,它是否会丧失一些威望。

人们会拿达拉斯郊外的AT&T拜伦-尼尔森锦标赛进行比较。2006年,拜伦·尼尔森去世之后,赛事一直没能吸引到强劲的参赛阵容,其中部分是因为承办球场未能进入任何人的待打名单。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个区别。直到赛事从普雷斯顿小径搬迁到TPC四季,拜伦-尼尔森才将自己的名字借给它使用。

从1979年开始,湾丘就打上了阿诺德·帕尔默的烙印,远在他的名字2007年出现在赛事名称之前很多年。他拥有这座球场,并对它精心浇灌。俱乐部的各个角落你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他曾经与朋友在这里角力,在会馆里喝伏特加酒,在楼上的办公室中签名,是的,也在玛丽娜路上遛狗。

询问任何一个曾经住在奥兰多的选手——泰格·伍兹、亨里克·斯滕森、格雷姆·麦克道尔——他们都会快速地回答说:他们的孩子出生在维妮-帕尔默妇幼医院。

拜伦·尼尔森在其巅峰时期已经放弃了完全的赛程,他希望积攒到足够多钱,购买理想的农场。他在高尔夫之中拥有威严的形象,仍旧深度参与到自己的赛事之中。而阿诺德·帕尔默在高尔夫运动之中呆的时间相当长,以至于没有人介意到底他呆了多长时间。

当他最后一次打美国大师赛的时候,他已经75岁。

一年之前,他最后一次打湾丘。结束比赛的时候,他在球道上敲一号木,将球送到了18号洞果岭上。

他留下的是故事。这些故事实在太多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根本讲不完。无论如何,当他们讲故事讲到最后的时候,脸上都会浮出笑容。

抱怨哪些球员没有参加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是浪费时间。的确,阿诺德·帕尔默宁愿关注谁来到湾丘,而不是谁没来。他曾经谈到罗里·麦克罗伊没有打2013年赛事的时候说:“他叫什么名字?男一号?”

这种时候总是伴随着皱眉头和笑容。

毕竟,阿诺德·帕尔默是一个高尔夫人。他理解赛程。他理解球员要为美国大师赛做好准备。另外,过去十年,阿诺德·帕尔默一直是阵容最强的赛事之一,唯一例外是2013年。那一年,泰格·伍兹第八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湾丘取胜。

阿诺德·帕尔默去世已经有六个月了。湾丘再次提醒人们:如果他的空洞有可能填补的话,也是很难填补的。皇帝留下了太多伟大时刻,太多很棒的故事,太多朋友。

球员向他遗产表达最好的方式,是未来的贡献大过他们所得到的恩惠。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