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德杯

在欧洲美国何时取胜?仍旧是一个谜

2018.10.2 07:38
在客场打败欧洲?也许现在是组成另外一个工作组的时候了。

在欧洲经历了又一次莱德杯失败新闻发布会,里奇·福勒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选手。十分不幸,他驾驶的球车没有启动起来。放下咖啡杯之后——香槟酒杯为优胜者保留——里奇·福勒在仪表盘下伸了一下右手,摆弄了一下开关,然后轻轻地踩在加速器上。

最终点火成功。里奇·福勒上路了,回到了团队办公室中,加入其他美国选手的行列,在遭到欧洲痛击之后,与他们一起舔舐伤口。这对遭遇了10.5比17.5失败的美国队而言是恰如其分的告别。这是莱德杯美国队历史上遭遇的第三坏失败。只有2004年和2006年的失败更为惨烈。如果你考虑到美国实际上赢得了星期五的前三组战斗,那意味着在余下来的一周,他们遭遇了7.5比17.5的血洗。

事实上,星期天的战果比四年前美国队在鹰谷遭遇的5分失败还要坏。那一次的失败新闻发布会上,菲尔-米克尔森抨击了队长汤姆-沃森的领导风格,不久之后,他们成立了工作组,以帮助美国队解决莱德杯上的问题。

这在两年前发挥了效力。可是美国队明显仍旧有问题——主要是他们不能在欧洲土地上取得胜利。到现在已经25年了,而问题变得越发严重了。

在美国打败欧洲?那不是问题。黑泽汀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在客场打败欧洲?也许现在是组成另外一个工作组的时候了。

这也是焦点应该在的地方。四年之后,莱德杯计划在罗马的马科-西蒙高尔夫乡村俱乐部(Marco Simone Golf and Country Club)举行。那个星期,欧洲最优秀的选手也许会是这个星期最优秀的选手:意大利人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Francesco Molinari)。这个星期,他成为第一个在莱德杯中取得全胜的欧洲选手。而四年之后,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39岁,有本土球迷的激励,环绕着11名带着同样目标的队友。

让我们现在就往前看,让欧洲立即成为夺冠热门。

是的,对星期天失败的本能反应是集中精力,力争两年之后在呼啸峡将莱德杯夺回来。可是真正的问题在于:从现在到2022年,美国要怎么做,才能在意大利夺冠?

吉姆·福瑞克站出来,接受了绝大多数批评,因为在一支队伍失败之后,队长通常要负这样的责任。他表示要与美国职业高尔夫协会以及莱德杯委员会一起携手,以改善这个星期所欠缺的东西。“我肯定要在脑子之中过一遍这些事情,”福瑞克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透露具体是哪些事情。

其中一点很明显,要确保美国人熟悉场地——或许要确保那些处于名单上的美国选手最适合打那样一个场地。星期五第一天比赛开始之时,美国队的恐惧在于对一号木不友好的狭窄巴黎国家高尔夫俱乐部会对美国大炮制造麻烦。看上去的确如此,因为美国选手与欧洲选手相比,开球时候遇到的麻烦更大。

这个星期表现最好的美国选手是贾斯汀-托马斯,他恰巧好是唯一今年夏天到巴黎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参加了法国公开赛的美国选手。另外有些人在英国公开赛之前来到此处打了练习轮,可是十分明显,欧洲方面,每个人至少打了一届法国公开赛,总共在这座球场上打了236轮赛事——与之相对美国选手只打了8轮——就更适合这座球场。

“我们觉得这座球场适合我们,适合我们的打球风格,”罗里·麦克罗伊说。作为美巡赛开球距离领先者,罗里·麦克罗伊或许是唯一处于劣势的欧洲选手,可是仍旧获得了2分。

然而福瑞克就否认布局一边倒的球场体验影响了最终的结果。

“我发出了邀请,参与练习的选手人数比我希望的更多,”吉姆·福瑞克说,“我们准备好了。我感觉我们打过练习轮之后,就理解了高尔夫球场。我们只是没有打过对手而已。”

值得赞扬,福瑞克承担了失败的批评,他说很愿意带着同样12名球员再次参与战斗。他知道自己也许会重新考虑一些决定,比如应不应该拆散乔丹·斯皮思/帕特里克·瑞德组合,又或者发外卡给菲尔·米克尔森让他打这样一座狭窄的球场,因为他的开球精确性在美巡赛上倒数位于第二位。

“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质疑一些决定,”菲尔·米克尔森说,“可是每一样事情背后都是有原因,有付出,经过深思熟虑的。接着轮到我们去执行,我们只是没有执行好。”

可以肯定美国历史上最有传奇色彩的两个美国选手都没有执行好。菲尔·米克尔森和泰格·伍兹——两人都是队长外卡——这个星期合计0胜6负0平,两位选手在星期天的单人对决赛中都尝到了败绩。伍兹在第四组,关键性的战斗中,输2洞剩1洞败给了琼·拉姆,当时美国选手需要一早获得积分动摇欧洲的自信心。

“十分明显,非常让人失望,”伍兹交出了个人最坏的莱德杯表现0胜4负0平,超越了2012年的0.5分表现。“这里有4分没有归入我们这一方,而归入了他们那一方。感觉不是非常好,因为我没有帮助队友赚到任何积分。”

伍兹也许还有一次机会。然而米克尔森也许再也参加不了。当下一届莱德杯举行的时候,他将年满50岁。“这一届,现实一点看,将是我的最后一届,”他说。

如果是的,最后一次肯定不值得回忆。整场对决都落后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米克尔森来到16号洞,三杆洞的时候落后3洞。再有一个洞平手,这场对决便会结束,当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开球已经上果岭的情况下,米克尔森采取了放手一搏的策略……结果他打球下水。他快速脱下帽子,向弗兰西斯科-莫里纳利伸出了手,承认这个洞以及整场比赛失利。

这是莱德杯历史上经验最丰富的选手痛苦的结局。他还能再获得一次机会吗?

“我倍感鼓舞,要勤奋努力,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出局。我倍感鼓舞,要在未来两年打好,重新回到呼啸峡,展示我能在这些比赛中做到,因为这个星期并不是我的最好水平,”米克尔森说。

这个星期同样不是美国的最好水平。

如果两年之后他们反弹回来,应该没有人吃惊。美国选手这个星期被看好的原因——他们很有才能,而且人数众多——不会消失。年轻一辈的核心仍旧存在。他们只会更好。

如果球场的布局有利于他们——就像有利于这个星期的欧洲选手——更有理由乐观。

可是2022年,美国队应该会再次担心。到那个时候,美国队来到敌对的领地,将29年不胜。

“我们希望在这场赛事之中取得成功,”吉姆·福瑞克说,“我们希望成长,我们希望更好,可是我们想在这里,在欧洲做到。这是我们四年之后的目标。”

四年看上去是遥远的,可是现在找到解决的办法并不算太早。也许第一步要做的事情是让高尔夫球车更容易启动。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