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德重返冠军之路(上):三年失去的时光

2019.11.7 09:15


今年春季的某个时间,也许是三月,也许是四月,布兰登-托德(Brendon Todd)和挥杆教练布拉德利-休斯(Bradley Hughes)在佐治亚州的一个俱乐部吃午饭。他们合作的时间不到一年,努力将曾经位于世界前50位,现在却连晋级也搞不掂的布兰登-托德送回世界顶尖选手行列。

布兰登-托德全神贯注地盯着教练,然后突然高声宣布。

“你知道,我会再次取胜,”他说。

布拉德利-休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没有丝毫怀疑。”

严格从结果来看,听到这样的话是好笑的。毕竟,布兰登-托德开始2019日历年之前47站比赛仅仅晋级了6场。没有人觉得他有可能第二次赢得美巡赛。他的第一场美巡赛胜利已经要追溯到2014年拜伦-尼尔森锦标赛。

绝大多数观察家很可能会说他只是一个迷失了挥杆的高尔夫球手。可是那些人不了解布兰登-托德,不了解他对工作的热忱,他的斗志,他有能力与心魔搏斗,并打败他们。这些心魔很可能会压垮那些不是那么强大的球手。

星期天在新的百慕大锦标赛上,布兰登-托德完成了六个月之前所做的承诺。从开始一天时落后2杆追起,他在火热开局——前11个洞抓到9只小鸟之后,有可能打破60杆,最终交出62杆,低于标准杆9杆,四轮成绩为低于标准杆24杆,取得4杆胜利。

“真是乐得蹦上月球了,”布兰登-托德说。

可是登月很可能都无法与布兰登-托德重返冠军圈子的道路相提并论。

四年前,在季后赛中段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处于BMW锦标赛争冠行列,第三轮从最后一组出发,与赛事领先者简森-戴伊以及丹尼尔-伯格尔(Daniel Berger)同组。“十分明显,那对我而言是一个大时刻,”他回忆说。星期六康威农场第四洞,484码,四杆洞,他开球上了球道。还剩下212码,他拿出了4号铁。

一次挥杆之后,他的高尔夫生涯开始螺旋式下滑。他深陷深谷,到后来甚至考虑去干另外一项工作。

4号铁飞到了果岭右边50码,过了第一排灌木,进入到第二排,导致他不得不接受罚杆。那个杆数让他丧失了在那个星期取胜的可能,不仅如此,乱飞的小球困扰着他。真的,一直给他制造梦魇。

2015年9月19日——布兰登-托德击球恐惧症开始。

在跨年的秋季赛程中,重大偏离不断出现在他的球中。并且始终不离去。2015-16赛季真的是噩梦。29站比赛,他25站遭遇淘汰。到某一点,他连续淘汰了15站。他结束2016年的时候世界排名跌出了400位。最终,他落出了世界排名前2000位。

“我遭遇遗失球,我击球进入障碍区,击球击到右边,”布兰登-托德星期天回忆,“许多东西是心理上的。一些是我更换了挥杆。基本上2016年全年,我都在与恐怖的恐惧症搏斗。

“甚至在一场比赛中我还没有击球,我都如此害怕击球,我害怕击打到左边,72洞我只能够切推,我淘汰了上千场。接着你开始寻找是否有一个新的教练,新的方法什么的。基本上2016年、2017年、2018年我都在这么做……我搞不清楚该怎么弄。”

2016-17赛季,他打了9场比赛,8次遭遇淘汰。他下个赛季打了6场比赛,全部都淘汰。他还在光辉国际巡回赛上遭遇两次淘汰。他失去了美巡赛参赛卡。按照他的话说,三年的生涯失去了。他一度考虑放弃,寻求别的机会。

“我同经纪人谈到了可能做其他行业的事情,”他说。

从技术上来说,布兰登-托德的挥杆和站姿出现了问题。前挥杆教练斯科特-汉密尔顿(Scott Hamilton)在2017年接受美巡赛官网采访的时候说,他和托德努力让一号木和长铁杆的起飞角度更高,结果布兰登-托德在小球后方太远击球了。“他的节奏完全没了,然后掉进了兔子洞中,”斯科特-汉密尔顿说。

“我在BT(布兰登-托德)竞技状态最好的时候教他,” 斯科特-汉密尔顿说,“我也是搞砸他的一半原因。”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