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顶级球员,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遥远

2020.10.9 11:05

在几周前刚结束的佩恩山谷杯上,小麦对JT说的一句话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如果你到一个地方,不知道要吃什么,就吃XXX披萨吧!我向你保证,真的太好吃了!” 

想象一下,当小麦获得超过一千万美元的奖金后,他竟有可能选择吃不到一百元人民币的披萨来庆祝胜利,更何况对于职业运动员,这可不是什么健康的食物。

这已经不是小麦第一次表现出这样接地气、平易近人的一面了。一位赛事工作人员曾向笔者分享过他的亲身经历:他的工作需要他找到包括小麦在内的许多大牌球员签名果岭旗,对于职业球员来说这是例行公事,而他与小麦也仅有一面之缘。然而,当第二天他坐在球员经纪人办公室门口低头吃着东西时,路过的小麦却认出了他并打了招呼。“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面别人才告诉我:‘嘿,小麦跟你打招呼了!’” 

在常人眼里,高尔夫始终是一项有“距离感”的运动,然而球场上并不缺乏有亲和力、接地气的球员,无论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粉丝最爱”老米,还是复出后变得更加温和、有亲和力的老虎,以及那些更加有个性的年轻球员们。 

其中一位年轻球员就是乔丹·斯皮思。斯皮思最近的状态虽然不理想,但他在球迷心目中却有着特殊的地位。在《纽约邮报》眼里,斯皮思是“所有人的朋友”,《纽约时报》也曾这么描述他:“观众们会像叫自己邻居一样喊着他的名字,小球迷会把他当作自己的偶像,而在稍微年长的球迷眼里,斯皮思更像是他们想要一起下场打球的孩子或者兄弟,而千禧一代的球迷会因有这样一位球员代表他们而感到骄傲。”

斯皮思是少数会在比赛没有完全结束时给球迷签名的球员,尤其是小球迷。但斯皮思也有自己的原则,某次比赛,他遇到了一位高价出售球员签名周边的球迷向他索要签名,他拒绝了这一要求,并当场指责了这位球迷在小球迷前不礼貌用语的行为。

斯皮思并不是球场上唯一一位“邻家大哥哥”,里奇·福勒也拥有许多小球迷,有他出现的地方总能找到许多戴着橙色帽子的小球迷,当然,不止小球迷。

 球员平易近人的一面不仅仅体现在他们与球迷的关系上,有时候,他们身上的一些“小缺点”也总能引起我们的共鸣,这些共鸣拉近了我们与球员的距离,去年英国公开赛冠军“大胡子”劳瑞就是这样一名球员。 

在重视身体素质的今天,劳瑞并不是德尚博那种喜欢泡在健身房里、疯狂补充蛋白质的球员,也不是科普卡那种极度渴望胜利的球员。“我有点懒,”劳瑞这样描述自己,“如果我要去做一件事,我往往会缓缓,然后我就忘了。当我想起来时,就已经太晚了。”

劳瑞身边的许多朋友曾向他提出过减肥的建议,一位爱尔兰专栏作家也曾一针见血地说:“劳瑞在赛场上的状态下滑,很可能是由身体上的疲倦所引起的心理怠倦而导致的。”

但劳瑞似乎不太在乎这些声音,在一场比赛上,他甚至开始向球迷分发免费啤酒,是不是像极了有拖延症而不去减肥,也不让身边的朋友瘦下来的你呢? 

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许多球迷来说,与一位球员产生的共鸣、亲近感,更有可能来自他们之间共同的经历。

阿诺德·帕尔默,虽然贵为“高球皇帝”,但他也是最接地气、最普通的高尔夫球员之一。帕尔默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一座炼钢厂小镇附近的一座农场,父亲除了务农之外还是当地公共球场的果岭养护工人,帕尔默小时候经常和父亲一起工作,而父亲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他的第一任高尔夫教练,也是他职业生涯中唯一一位教练。

 帕尔默6岁时就可以独立驾驶拖拉机,也曾加入过海岸警卫队,在赢得1954年的美国业余锦标赛后,他辞去了油漆销售的工作,专注于高尔夫并着手转为职业选手,他说:“别人在诗歌中所得到的乐趣,我可以在一次开球后球完美的飞行路线中找到。

他是最平易近人、最勤奋的球员之一,即使获得了他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名利,人们仍然会用“接地气的农场男孩”来形容帕尔默,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农场长大,不仅仅因为他曾像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而奔波,还因为他将一些宝贵的品质带到了赛场上,这也是帕尔默如此伟大的原因之一。

在老虎·伍兹暂别赛场后,有人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老虎离开赛场之后,有谁能代替他成为高尔夫运动的代表性人物?事实上,这项运动从来不缺乏宣传大使,除了精湛的技术,每位球员都在用他们身上独特的人格魅力吸引着不同的球迷,让这项运动更加平易近人,不再有“距离感”。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
公众号ID: PGA_TOUR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扫一扫”即可关注PGATOUR公众号